斯大林一句话,德国士兵眼里的俄国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

俄国人性格的谜底就蕴含在这相互对立的极端之中,俄罗斯与西方永远相互吸引着,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受到苏联红军士兵强奸的德国妇女总数在200万以上,这些姑娘和妇女中有11万人遭到了红军士兵的强奸,俄国士兵集体强奸妇女,苏联红军也强奸了德国妇女

图片 1

俄罗斯与西方永远相互吸引着。西方人与俄罗斯人最大规模的相互渗透与相互熟识有两次。1812拿破仑的入侵,以及1941年与希特嘞的殊死搏斗。在那不可思议的残酷环境中,他们有机会近距离的注视对方……

红色淫欲——《柏林:一九四五年的沦陷》: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60年了,苏联红军曾经以"协助德国人民摆脱纳粹魔掌"的英雄自居,但是近来不断有史料证明,苏联红军曾经在攻陷德国后,大肆强奸德国妇女。据历史学家估计,在1945年4月24日到5月5日之间,柏林有近50万妇女遭到红军官兵的强奸,占总数的30%,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受到苏联红军士兵强奸的德国妇女总数在200万以上。
受害人中包括德国前首相科尔的夫人,她在去年自杀身亡。当年她只有十二岁,和母亲同时被红军强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六十年了,近几年来有人著书称,苏联红军在攻陷德国后曾大肆强奸德国妇女。据估计,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被苏联红军强奸的德国妇女总数在两百万以上。
斯大林:血债要用血来还
强奸是人类文明所不齿的最丑恶和野蛮的行径。因为它无视人类自身的尊严和价值,因为它以强凌弱摧残生命,更因为它的受害者是生养人类的女性。由于这些原因,文明社会对强奸行为的惩罚从来就是严厉的。
希特勒的冲锋队在进攻波兰和苏联时,所到之处,不仅强奸了很多当地的妇女,而且设立了大批公开与非公开的妓院,强迫这些妇女“慰藉”德国官兵。愤怒的斯大林在反攻开始时曾说:血债要用血来还。
《柏林:一九四五年沦陷》:柏林十三万妇女被强奸
或许是受斯大林的激励,苏联红军也强奸了德国妇女。2002年,英国人军事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出版了《柏林:一九四五年沦陷》,这本书是根据俄罗斯档案中一些未经公开的材料、德国、美国、法国和瑞典的战争档案,以及受害人的忆述而写成的。
比弗在书中指出,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间,苏联红军由普鲁士和纳粹德军作战并攻打柏林,估计共有二百万名妇女被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轮奸。单在柏林,就有十三万妇女遇害,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
被强奸的妇女在战后由于受惊过度,一直都不愿再提起这件事,由于红军被视为将德国从纳粹手上解放出来的英雄,他们犯下的罪行被视为禁忌,无人敢再提。而比弗也收到很多受害人的信件,其中部分人还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妇女不想落到红军手上而自杀,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将亲生女儿杀死,还有学校女生集体自杀。
英国人比弗是军人出身,后来转当作者,著作中包括讲述西班牙内战,和有关二次大战的书籍。他表示苏联当年对红军的暴行视若无睹,是要报复纳粹德军强迫苏联和乌克兰少女做军妓。
受害人公开历史
《柏林:一九四五年沦陷》已在英国发售,被俄罗斯驻英大使指为“侮辱”,俄国军事专家并否认书中内容,但不少当年的受害人看过书后,再度勾起多年前的伤痛,并公开这段被人忽略的历史。
当年被苏联红军强奸的玛尔塔现在已八十多岁,她将抑压多年的悲痛往事公开:“他们发现我时,叫我埋葬已死的希特勒青年团尸体。有六名红军将我推到墓地旁边,然后一个一个轮着强奸我。”她重复说:“我并没有说谎,我没有,你一定要相信我。”
由于红军享有崇高地位,很多妇女都恐怕没有人相信她们的说话。一名移居到英国的德国妇人说:“我原本想写一本自传,但没有人相信我的说话,我想我自此后便有少许神经失常。”
有些妇女在多年以后还未能接受这段痛苦的事实。一名受害妇女说,一名红军战士尝试强奸她的母亲,于是她抢了那名军人的枪,企图勒死他。但事实是她并没有勒死那名红军,反而被红军强奸了,只是她至今的创伤还未平复,所以希望用谎言欺骗自己。
《柏林女人》:女记者被轮奸 2003
年,德国女记者玛塔·希勒丝在1945年柏林沦陷期间撰写的日记《柏林女人》再版,书中以作者的亲身经历证实:1945年德国沦陷之后,苏联红军曾强奸了无数孤苦无助的德国妇女。
1945年,希勒丝刚刚三十岁出头,依然单身,家住东柏林。德国沦陷之后,由于害怕,她躲进了自家的一间地下室里。4月27日,一群苏联士兵在地下室里发现了她,立即七手八脚地把她拖到走廊里轮奸了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希勒丝凭借一口流利的俄语,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条件,找到了一位苏联高级军官做靠山,侥幸地活了下来。希勒丝在书中说,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生存。
自从冷战结束和德国统一之后,历史学家似乎十分热衷于创作一些披露德国悲痛往事的作品中,尤其是德国妇女遭到苏联士兵大规模强奸的所谓事实。然而,俄罗斯人对这些作品却义愤填膺。这些作品甚至引发了柏林与莫斯科之间激烈的外交争论。
德国老人:俄国士兵集体强奸妇女
据朱维毅所著《寻访二战德国兵》,有位名叫希尔德伽特·克利斯托夫的老人在1997年去世,她的女儿把母亲生前口述的一些情况在一本名为《每天都是战争》的文集上发表了。老太太在战前曾住在西普鲁士的小城逊朗克,战后被驱赶到巴伐利亚州定居。下面是老人的回忆摘要:
1944年末的冬天艰苦异常。东线的战场一天天接近我们。我们的丈夫、父亲、兄弟、儿子全在前线。我们从来没有想过1945年的1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降临。1月27日,是前德国威廉皇帝的生日,就在这一天,俄国人的坦克开进了我们的小城逊朗克。俄国人穿得非常厚实,长军装,大皮靴。他们冲进民房,抢走首饰和手表。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遇到反抗,他们就开枪。
第一夜,我们几家邻居集中到雷曼啤酒作坊,藏在顶楼上相互壮胆。我的表妹从柏林躲避轰炸住在我家,她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她有一支手枪,但子弹很少,还不够我们大家自杀用的。我们在阁楼一夜未眠,听到城里到处都是枪声。天亮后大家才敢回到自己的家。俄国士兵到处寻找年轻的女人,只要抓住一个,立刻拖到空房子里,接着就轮奸。那时我24岁,每天提心吊胆的。
红军掌管了全城的秩序,前六个星期里基本不允许我们出门。一天晚上,俄国人闯进我家抓走了我和表妹。这一点太容易做到了,因为他们禁止所有的居民锁房门。他们用枪逼着我们进入一幢空房。那里已经站着一些年轻的女人。接着,集体强奸开始了,这些野兽扑向我们,一次又一次,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直到天开始发亮时才离去。当我们拖着软弱的身子回到家里时,母亲居然非常高兴,因为她看见我们还活着。当时有很多女人被强奸后就被击毙了。我们小城中有很多人上吊自杀,我们常常要去剪断绳索,埋葬她们。
尽管这座城市有60%的面积是废墟,但还有一些面包房可以使用。俄国人把女人们带去烤面包。我们每天可以得到两百克面包。有一天,这些恶棍又把我们带到了一幢空房子里,让我们给他们杀鸡拔毛。全部工作结束后,我们不但得不到一块鸡肉,反而遭受了新的一轮强奸!
后来我们被送到城外的一座农场去劳动。在那里喂牲畜、挤牛奶、做黄油,给俄国人提供食品。俄国人来取食品时,常常要拉我进空房子。每到这时,我的母亲都要挡住俄国人,苦苦解释我已经怀孕……
医生:俄国士兵逼迫妇女就范
阿诺特·尼登楚博士战时在罗塞尔的一家医院里工作,他以一个内科医生的身份见证了苏军的强奸狂潮。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俄国人攻占东普鲁士时,我作为约瑟夫医院的主治医师留在了罗塞尔。1945年1月8日,罗塞尔市在经过很微弱的抵抗后被苏军占领,随即开始了占领者在城内的大规模殴打、焚烧、强奸和杀人。第一天就有六十个居民被杀,其中多数是拒绝被强奸的妇女、试图保护妇女和儿童的男子,以及不愿意向俄国人献出手表和烈性酒的人。我的医院有一天收下一个肺部被子弹打成重伤的流产孕妇。在一个俄国人意欲对她施暴时,她表示自己是孕妇,那个俄国人大怒,用脚狠踢她的肚子,并对她打了一枪。
强奸很快成为失控的风潮。根据我在医院的了解,我相信在15岁到50岁之间的妇女中能逃避被奸淫厄运的只有10%左右。俄国人对他们的施暴对象几乎不加选择,被强奸者包括80岁的老人、10岁的小孩、临产孕妇和产妇。晚上,俄国人从门、窗或屋顶进入平民家庭,一家一家地搜寻女人,有时甚至在白天就扑向她们。他们大多带枪,经常把手枪塞进女人的嘴里逼迫她们就范。而且常常是几个人按住一个女人,然后轮换着实施奸淫,结束时把受害者杀掉灭口。有两个我认识的妇女就是这样被杀的。俄国人还常常一边强奸一边殴打受害人。
我相信,只有很少的俄国人没有参与这些可怕的罪行。在这方面,军官和士兵很少有差别。当一个遭到强奸的十岁女童因下体严重受伤被送到医院时,我实在按捺不住了,我通过波兰翻译责问医院的苏军负责人:究竟有没有可能制止这种行为?!对方答道:“最开始被允许了,现在禁止它就很困难。”当时也发生过把个别罪犯押送到苏军指挥部的事情,但这些人被关押几个小时后就放掉了。
被强暴者发生性病的情况越来越多,特别是年纪小的受害者。治疗的医药奇缺,药房都被俄国人抢空了。医院里每天要做25例以上的性病处理。很多女孩开始尝试和一个施暴者把性关系固定下来借以保护自己。
苏联军队在征服纳粹德国的过程中大量地使用了“解放”这个词,而战后的德国人则习惯把纳粹德国灭亡的时刻称作“零点”,意指德国新的历史由此开始。让德国民众接受被俄国人“解放”的观念是很困难的。至少对于无数德国妇女来说,俄国人的到来无异于天塌地陷般的灾难。

性格

早在1990年,著名女权运动家海尔克·桑德与芭芭拉·波尔合作编写并导演的电影《Befreier
und Befreite。 Krieg,
Vergewaltigungen,
Kinder(解放者与被解放者——强奸、儿童、战争)》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激烈的讨论。桑德采访了很多经受了战争创伤的妇女,让她们在摄像前讲述自己遭受苏联红军轮奸的经历。作者在同名的书中写道:
"1945年,当45万红军攻打柏林时,城里有140万姑娘和妇女。1945年初夏到秋天,这些姑娘和妇女中有11万人遭到了红军士兵的强奸,占总数的
7。4%。……这些遭到强奸的、处在生育年龄的姑娘和妇女中,有11000人怀了孕……被强奸的姑娘和妇女的人数与强奸的次数不重合,因为40%的受害者被多次强奸。……历史学家莱西灵估计,在柏林有一万妇女死亡或者留下了终身的伤残。"

一位德国卫生员清楚地记得,那位俄国医生身着便服,穿越战线,来到德军医院寻求药品的情景。”我们立即停止了工作。大家都屏住呼吸。他当时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不怕我们?在这令人难以置信的环境中他竟然微笑着,他的笑容是那样坦然。”

国破民贱,很多妇女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军队所到之处,不仅烧杀抢掠,而且高声呼喊:"Fraukomm"。他们挨家挨户搜集德国妇女,从未成年的小姑娘到中年以上妇女,进行集体强奸、轮奸。很多妇女不堪暴行而惨死,另一些妇女不能忍受侮辱而自杀。剩下的年富力强的则被抓回西伯利亚作苦工,成了活的战争赔偿。苏联军官索尔仁尼琴回忆说:最幸运的是那些没有被强奸就被枪毙的德国妇女们。

“幅员辽阔、广茂无垠的大自然决定了这个国家和这些人的命运。在这广阔博大之中历史缓慢地流淌。”

2002年,英国人军事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出版了《柏林:一九四五年沦陷》。该书是根据俄罗斯档案中一些未经公开的材料、德国、美国、法国和瑞典的战争档案,以及受害人的忆述而写成的。他在书中指出,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间,苏联红军由普鲁士和纳粹德军作战并攻打柏林,估计共有二百万名妇女被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轮奸。单在柏林,就有十三万妇女遇害,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受害人中包括德国前首相科尔的夫人,当年她只有十二岁,和母亲同时被红军强奸。

“每个民族当中,都能找到善良、乐于助人的人,也能找到完全相反、对立的人群。然而,在每一个俄国人的躯体上,都活跃着两个灵魂。”

该书在英国发售后,被俄罗斯驻英大使指为"侮辱",俄国军事专家否认书中内容,但不少当年的受害人看过书后,再度勾起多年前的伤痛,并公开这段被人忽略的历史。她们在战后由于受惊过度,一直都不愿再提起这件事,由于红军被视为将德国从纳粹手上解放出来的英雄,他们犯下的罪行被视为禁忌,无人敢再提。而比弗也收到很多受害人的信件,其中部分人还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妇女不想落到红军手上而自杀,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将亲生女儿杀死,还有学校女生集体自杀。

“俄国人可以很急躁、很生硬、很尖锐,这时他不知分寸和尺度。然而,他却极富同情心,他永远会和你分享最后一块面包。俄国人性格的谜底就蕴含在这相互对立的极端之中。”

如何看待苏军士兵将柏林当作妓院?——没露面的纳粹军人说,“与我们过去四年对他们所做的相比,俄国人做的只是皮毛。”德国妇女成为纳粹替罪羊无疑也是战争烟尘的一部分……当年被苏联红军强奸的八十一岁的玛尔塔,将抑压多年的悲痛往事公开:"他们发现我时,叫我埋葬已死的希特拉青年团尸体。有六名红军将我推到墓地旁边,然后一个一个轮着强奸我。"她重复说:"我并没有说谎,我没有,你一定要相信我。"

“俄国人喜欢赠予,并且是以一种极为温和委婉的方式,你简直难以想象,他们就像是在转交别人的礼物。当你向他们致谢时,他们会面色发窘;你还会发现,他们的内心充溢着幸福。”

很多妇女都恐怕没有人相信她们的说话。一名移居到英国的德国妇人说:"我原本想写一本自传,但没有人相信我的说话,我想我自此后便有少许神经失常。"
有些妇女在多年以后还未能接受这段痛苦的事实。一名受害妇女说,一名红军战士尝试强奸她的母亲,于是她抢了那名军人的枪,企图勒死他。但事实是她并没有勒死那名红军,反而被红军强奸了,只是她至今的创伤还未平复,所以希望用谎言欺骗自己。

“在一段漫长的岁月中,俄国人身上没有’仇恨’两字。”

2005年5月,德国一位女记者在1945年柏林沦陷期间撰写的日记《柏林女人》在德国再次出版,书中以作者的亲身经历再次证实了:1945年德国沦陷之后,苏联红军曾强奸了无数孤苦无助的德国妇女。《柏林女人》以德国著名记者希勒丝的私人日记形式,描述了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几天的惨淡日子以及她本人在德国沦陷后所遭受的种种苦难经历。

图片 1

1945年,希勒丝刚刚30岁出头,依然单身,家住东柏林。德国沦陷之后,她由于害怕,躲进了自家的一间地下室里。4月27日,一群苏联士兵在地下室里发现了她,立即七手八脚地把她拖到走廊里,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轮奸。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希勒丝凭借自己会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以自己的身体作为条件,找到了一位苏联高级军官做靠山,侥幸地活了下来。

“贫穷的人们与我们分享着最后一丝善良。他们这样做出于恐惧,还是因为这个民族天生就富有自我牺牲的精神?也许,他们这样做是出于善心,甚至可能是出于爱心?亚历山德拉77岁了,丈夫死后她一直一个人生活。3个孩子死了,另有两个儿子上了前线。她知道,我们是她儿子的敌人,但他仍然为我缝补袜子。她补好袜子想给我,还打打着手势仿佛我就是它的孩子对于她来说,仇视、敌对似乎是很陌生的字眼。”

自从冷战结束和德国统一之后,描写德国悲痛往事的作品,尤其是德国妇女遭到苏联士兵大规模强奸的作品,非常之多,他们向世人表明,德国不仅是二战的侵略者,同时也是战争的受害者。然而,俄罗斯人对这些作品却义愤填膺,予以了强烈抨击。他们认为,这些作品完全是捏造历史,没有任何事实根据,严重诋毁了前苏联的形像。这些作品甚至引发了柏林与莫斯科之间激烈的外交争论。

力量与耐性

第一阶段:
1944年夏天以后,红军西进到东普鲁及亚(曾经归属过德国、波兰和苏联),对那里妇女
进行了强奸。基本上是在夜晚士兵们喝醉了酒,然后开始找女人,行动上是数人、十多人的集体行。受害妇女的年龄有小到12岁的,老到80多岁的。对那些稍有反抗的人就立即枪杀。
虽然上级有令不许强奸德国妇女,但是底下却毫无顾忌。红军甚至当着苏联女战士的面强奸德国妇女,而那些苏联女战士却还为这些行为开脱:我们红军对德国人,特别是对他们的女人的行为绝对正确。
这一阶段的强暴显示出一种强烈的复仇感。

“质朴简单的民族,你很容易引导它转向你所希望的方向。但是这个民族蕴藏着无穷丰富的、充满活力的力量。正因为如此,这个民族在历史长河中仍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作用,这将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领袖具有怎样的道德素质。”

第二阶段:
1945年初,红军从集中营中“解放”了大批自己的同胞,然而他们却对自己的同胞进行了
强奸。一位被强奸后的少女哭着说:他比我的父亲还要老。
红军对大批波兰和德国妇女屡次的强奸造成了许多妇女的自杀,她们往往先把自己的小孩
先杀死,然后再悬梁自尽。许多当地的人盼红军,可是盼来的红军却残忍无比。
一位刚生下小孩的母亲被逼着数小时的轮奸,当其他人提醒婴儿需要哺乳,士兵们也不
理睬。
红军的长官对手下的强奸一般不管,除非士兵感染上了性病,就会受到惩罚。当德国妇女向红军抱怨时,长官有时还会取笑地说:"就为这个?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坏处呀,我们的士兵都是很勇猛和健康的。"
这一阶段的强暴渐渐地出于纵欲,因为这一阶段中如果受害者没有强烈反抗,一般不会受到伤害。

“俄罗斯民族是地球上最健康、最快乐、最聪慧的民族之一。它善于以弯曲的脊背抵折恐怖的强权。这个民族拥有如此灿烂的古代文明,拥有如此强烈的信心,或许,这个民族将会在世界上建立起一个最公正的秩序。”

第三阶段:
1945年四、五月份,红军已经打到柏林,城市已经断电断水断粮,大家都饿着肚子。红军却掌握着粮食,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枪支和暴力就能逼迫德国妇女就范。一些妇女为
了免受轮奸,答应与固定的一个、或几个士兵“相好”。
那时黑市的货币以香烟来计算,难怪后来美军的到来,他们有更多的香烟,自己他们也不
需要“强奸”妇女。

工作

第四阶段:
占领以后红军军官与当地德国女人同居,而把过去自己的太太忘得一干二净。当部队需
要撤回苏联时,不少红军军官则拒绝返回,与姘居的德国 女人一同搬走、失踪。
根据当时柏林的两家大医院的估计,它们收容了95,000——130,000的被强奸妇女,估计其中的10,000人最后自杀。被强奸后的死亡率在东普鲁及亚肯定还要高。估计起码有2百万德国女人被红军强奸。

“对于工作,俄国人显得随意、漫不经心,他们嘲笑德国人的认真严谨。不过,这种嘲讽同时也是一种自我批评。俄国人在工作中缺乏平稳的心态,缺乏定性。他们总愿意沉洒在远离现实的遐想之中。”

苏联红军中国东北强奸中国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