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业大王

默多克返回澳大利亚,默多克的66岁的父亲死于心脏病

鲁珀特.默多克在世界上的知名度,绝不亚于美国总统克林顿或是摇滚歌星麦当娜。他是世界传播业的头号大老板,其资产估计不下120亿美元。而1911年去世的报业巨头约瑟夫·普利策,其资产按今天的美元折算总共才2.8亿美元。

默多克1931年3月11日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以南30英里的一个农场,他是4个孩子中唯一的一个男孩。默多克的父亲是苏格兰移民,42岁才结婚,新娘只有19岁。

1949年,青年默多克在澳大利亚一所中学毕业后,进入英国的牛津大学学习。据说,在大学里,在他房间的窗台上摆着心目中崇敬的政治伟人.列宁的胸像。

在默多克离家赴英国牛津求学期间,他的父亲已成为一个有成就的报人,主办着包括墨尔本的《先驱报》在内的4家报纸。1952年秋,默多克的66岁的父亲死于心脏病,把他的责任过早地卸在了唯一的儿子肩上。

默多克返回澳大利亚,竟出乎意料地发现父亲的资产存在某些混乱,几家报纸在财政上正陷于困境。他说服母亲,保住了两份报纸没有转让。他又到伦敦《每日新闻报》参加了简短的培训。返回澳大利亚后,默多克担任了《新闻报》和《星期日邮报》的出版人,这是1953年,他刚满22岁。

那时,他所在的阿德莱德的人口已接近50万,成为仅次于悉尼和墨尔本的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当默多克开始管理《新闻报》时,他发现父亲生前尽管是个天才的记者,却并不是个真正的企业家,报纸几乎没有盈利可言。这位年轻的出版商立刻全身心地投入报纸的日常工作,拟定标题,重新安排版式设计,泡在排版、印刷车间弄得满手油污,他什么都干。

在阿德莱德的成功使默多克增强了信心,他决心扩大影响。他听说珀斯市的《星期日时报》经营不善,濒临倒闭,便决定兼并它。珀斯市在澳大利亚西海岸,人口35万,从阿德莱德到珀斯乘飞机需6小时。结果,默多克筹措了40万美元兼并了这家报纸。默多克的一位朋友感慨地说:“他总是能够利用别人口袋里的钱把事办成。”

默多克每个星期五飞到珀斯市去视察那里的工作。他使《星期日时报》脱胎换骨,从标题制作到版面安排都有变化,向珀斯市居民展示出一副大胆鲜明、色彩丰富的全新面目。很快,该报发行量迅速增加,企业扭亏为盈。

就在这一年,刚满25岁的默多克同帕特里夏结婚。他们婚后第三年生了个女孩,取名普鲁登斯,这是他们唯一的一个孩子。他们的婚姻谈不上幸福,最终不得不在1965年分手了。

年轻的报人默多克迈出了事业成功的第一步,他已经组成了阿德莱德和珀斯两市的小小报业集团。默多克摩拳擦掌,又准备向首都悉尼乱糟糟的报业界宣战了,而且他还想挤入激烈竞争的电视业。电视经营许可证是由澳大利亚广播局管理的。经过一番激烈的政治较量,默多克得到了阿德莱德的TV—9电视台。一年之内,这家电视台赢得了相当多的利润。

默多克挑战的目标是悉尼报业的三个强有力的巨头——费尔法克斯、帕克和诺顿家族。他们控制着悉尼的报业市场。主要的报纸有费尔法克斯控制的《先驱早报》、《太阳晚报》,帕克公司的《每日电讯报》和《星期日电讯报》,诺顿控制的《镜报》。《镜报》由于经营不善,诺顿把它卖给了费尔法克斯;但费老板仍无法把它办好,就又转手卖给了默多克。成交价400万美元。对一个29岁的年轻人来说,这可不是个小数。

默多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拼命工作。他以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伦敦的《每日镜报》为楷模,重新塑造悉尼的这张小报。随着《镜报》地位的巩固,默多克又不停顿地扑向新的目标,他想创办一份全国性的报纸。但直到那个时候,澳大利亚的全国整体性意识还比较差。悉尼人口已达200万,而整个澳大利亚也不过刚达到1000万。着名的悉尼歌剧院还未竣工,大都市的表皮下透出无所不在的小市镇乡土气。创办一份成功的全国性报纸,在大多数办报人心目中只不过是一场梦。梦都在做,但实现却不可能。

默多克并不这样看。他认为自己已在地理上做到了这一点。他开始卷入政治,决心对国家的政策施加更有力的影啊。他断定,一份严肃的全国性报纸一定会获得成功。或许这是《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一种混合体。经过不懈努力,《澳大利亚人报》诞生了。

许多人称《澳大利亚人报》是默多克的另一面。这是说,这张刊载金融和政治事务的正儿八经的日报,同那些通俗的大众化小报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事实上这张报纸相当赔钱。为了荣誉,默多克一直坚持下去。直到15年之后,《澳大利亚人报》才开始盈利。

此时,默多克的婚姻正面临崩溃,而他和安娜的关系却开始走上日程。安娜母亲是苏格兰人,父亲是爱沙尼亚人,安娜9岁时,随父母亲移民到澳大利亚。安娜的老板默多克那时30岁,他们的恋爱延续了5年,直到1967年4月,默多克和帕特里夏离婚两年后,他们才结成伉俪。

1968年,默多克的资产已达500万美元。37岁的默多克在经营管理上已形成了果断、务实的风格。那时他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以“电话管理”而闻名,他喜欢抓起电话横跨全国各地处理各种问题。大喊大叫、声嘶力竭决不是默多克的作风。电话另一端的人,经常是屏息凝神地听着他那不寻常的男低音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