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媒体称美驻澳大利亚间谍基地重点监视中国,法媒披露各国情报巨头秘密

只有在以下情况他们才会讨论情报内容,在美国军中并没有什么秘密文化,  【法新社悉尼9月18日电】始建于冷战高峰期、静悄悄地深藏在澳大利亚腹地沙漠里的一个美国间谍基地,拥有美国解密精英的国家安全局,美国决定向法国在情报领域提供决定性支持,这其中就有法国需要的准确情报

图片 2

在米德堡建筑群,两幢低矮建筑之间的检修井可不一般,在它下面,每天都有大量绝密信息来来往往.美国联邦政府通信电缆就埋在井下。一名接受记者采访的官员小声说:“TS/SCI。”这两个缩写分别是指,“最高机密”和“敏感房间情报”(sensitivecompartmentedinformation)。这意味着,只有为数寥寥的人能阅读电缆传输的情报。

图片 1
资料图:《碟中谍4》首曝剧照

图片 2
资料图:图为来自法国的议员尼尔森(后排中)举起斯诺登面具

“9.11”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扩张,速度惊人。现在,每天24小时竟然能截获17亿条通信内容:有IP地址、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即时通讯、电话通话和手机通话内容,不一而足。

  【法新社悉尼9月18日电】始建于冷战高峰期、静悄悄地深藏在澳大利亚腹地沙漠里的一个美国间谍基地,如今把注意力转向亚洲日益壮大的军队和军火库。

  参考消息网9月1日报道
法国《费加罗报》6月13日刊登樊尚·努齐耶的一篇文章,题为《间谍机构掌门人们的秘密》,摘要如下:

在美国军中并没有什么秘密文化,但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却到处弥漫着超级机密文化。在这里,一起工作的人并不讨论工作本身,更不讨论调度情况。只有在以下情况他们才会讨论情报内容:情报出问题的时候;政府部门来调查;出现未经授权而将机密信息透露给媒体的事故。每个人身上系着的数字身份识别卡,是识别其岗位的惟一线索。

  松峡卫星站在官方上划归美国所有,由美国最机密情报机构的特工操控。它曾参与当代某些最重大的冲突。

  自“伊斯兰国”在西欧的恐怖袭击浪潮袭来后,人们向咒语一样在重复表述“现在将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在国际情报领域,事态更是如此情况。对于袭击的频繁出现,很多专家认为恐怖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后撤将只会加速这种袭击现象。

国家安全局的工作场所附近,有家美式快餐奎兹诺斯三明治店,这与全国其他连锁店没有什么差异。但不同的是,到中午11点,这里排起长长的队,等候的人都穿着沙漠颜色的靴子,戴着Oakley牌太阳镜.这种眼镜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很受美国军人欢迎。这也难怪,国家安全局的特工40%都会在军中服役。

  但是它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尔干半岛战争中,以及在追捕本·拉丹行动中的作用却鲜为人知,直到它的最高级别的间谍之一最近披露了惊人细节。

  在2015年11月13日到14日的夜间,巴黎发生血腥恐怖袭击数个小时之后,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通电话以示支持,“弗朗索瓦,我能做点什么吗?”法国总统对美国总统宣称,“我打算在叙利亚拉卡打击‘伊斯兰国’”。奥巴马回应说:“我们将为你提供所有需要的东西。”这其中就有法国需要的准确情报,即由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五角大楼提供的情报。情报涉及的目标包括恐怖组织在叙利亚的武器装备的存储点、后勤中心、训练营地、通信中心。法国国防部情报局和法国国外安全总局的专家们实际上已经在准备向参谋部发送“目标文件”。但是,他们的名单内容有限。为了更快更有力的打击“伊斯兰国”,美国的帮助具有决定性。

在建筑群的另一处,一幢4层楼房拔地而起。这个4层楼房可以抵御汽车炸弹的袭击,供新成立的美国网战司令部使用,该司令部司令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这座4层建筑的占地面积比足球场都大,却没有名字,也没有地址,在使用前,国家安全局会从头到尾彻底检查一遍,这样工作人员才被允许进驻。

  这个基地位于艾丽斯斯普林斯以南20公里处。情报分析员戴维·罗森伯格在这里待了18个年头,分析“拥有美国解密精英的国家安全局”的高度机密情报。

  在2015年11月13日袭击发生的第二天,美国决定向法国在情报领域提供决定性支持。数天之后,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前往华盛顿访问。他特别同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进行会面。负责监督整个美国情报机构的克拉珀保证说:“现在开始,我们分享所有有关‘伊斯兰国’的原始情报。”名为“Spins”的情报交换协议签署,使得法国人可以得到相关目标的文件,包括图片、监听、网络拦截内容。法国也在决定空中打击“伊斯兰国”前作出自己独立的判断。华盛顿的大门现在对法国国防部情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戈马尔将军、国外安全总局局长贝尔纳·巴若莱、国内安全总局局长帕特里克·卡尔瓦尔是敞开的。

《华盛顿邮报》披露,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材料,美国最富裕的10个县中,有6个在米德堡建筑群附近。劳登县是美国最富裕的县,为附近掌控美国间谍卫星的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总部输送优秀人才;费尔法克斯县是第二富县,是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大本营;阿灵顿县排名第九,接纳五角大楼和一些主要的情报机构;蒙哥马利县排名第十,是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所在地;霍华德县排名第三,是国家安全局所在地。霍华德县的领导肯·厄尔曼透露:“所有被国家情报机构选中的人,都在世界上最聪明人士之列。对这些人的要求是,来自好学校、上等生活家庭。”

  松峡卫星站的正式名称是“共同太空防务研究基地”,是华盛顿最大的情报收集哨所之一。它通过一连串环地球轨道运行的卫星拦截武器和通信信号。

  法国间谍掌门人和外国同事之间,现在的基调是全方位合作从而试图修补情报领域的巨大缺陷。欧洲人此前已经通过旨在反恐的“伯尔尼俱乐部”来协调和非正式地交换信息。欧盟28国再加上瑞士和挪威都是该俱乐部成员。另一个碰头的地方是更小型的“地中海俱乐部”,自1982年开始有意大利、西班牙、法国情报机构和一些马格里布和地中海国家的安全机构参与。但是,随着同美国人签署的协议,联系就更加紧密了。2001年的9·11事件后,希拉克曾授权时任国外安全总局局长让-克洛德·库瑟朗向美国发送有关“基地”组织的可用情报。中央情报局、国外安全总局和国内安全总局的前身国内反间谍局在反恐方面已经存在有共同的工作小组。细节化的信息随后在名为“基础联盟”(2002至2009年在巴黎设立)的小型俱乐部内分享。国外安全总局的一名前要人回忆说:“但是,在互惠的基础上,每个人都保留最关键的信息而分享只是最低限度的。”

厄尔曼所言不虚。今年秋季,一些来自上等家庭的10岁孩童将学习以下内容:哪种生活方式有助于将来获得从事安全工作的许可证,哪种不适合。这些学生所在学校师资一流。例如,其中一所学校的教官来自“五只眼”联盟国家(即英美加澳新组成的情报联盟,本报7月6日《英美“互不刺探”造就史上最大情报联盟》一文有详细报道),这几个国家共享整个世界的最高机密情报。在校外,几辆黄得刺眼的校车等着将孩子们送回家,他们的家都在美国最富裕的社区里。特工来自富裕家庭,是确保“美国最高机密”精准的重要因素。

  自从1980年以来,澳方加入了这个基地的领导层,并且可以接触到所有材料。但是这个基地有史以来并非没有引发过争议。前澳大利亚总理高夫·惠特拉姆在1975年威胁要关闭松峡基地后不久,就失掉了职务,据说是在美方的敦促之下。他被赶下台当然还有其他国内的政治问题。

  自2015年袭击事件后,各家的大门以更加坦诚地方式开启。巴若莱和卡尔瓦尔在巴黎的团队频繁和美国人保持联系,这包括在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马里兰州米德堡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罗杰斯。2大美国情报机构帮助法国人在2015年挫败了多起袭击。巴若莱10月底在华盛顿一个论坛上就对此有所透露。布伦南对因为缺乏精确的情报导致没能警告法国人11月13日会有杀手抵达而感到遗憾。中情局局长承认:“在数天前,我们得到消息说‘伊斯兰国’在筹划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