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水墨画中的东方成分,沈柔坚华诞百多年

在法国画家雅格布·约瑟夫·蒂索绘制的《贵妇》一画中,中国的青花瓷经常会出现在西方油画作品中,柔如垂柳坚如竹——沈柔坚艺术回顾展,展览中很多作品来自家藏,由周根宝绘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西厢记画珍》面世,画家周根宝从小与画结缘

图片 22

油画是西方绘画史中的主体绘画方式,早期的油画题材多为以基督教经典为题材的创作,可分为“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学院派”“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等。现代绘画始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流派更多,但诸多流派流传时间较短,令人眼花缭乱。没有具体记载说过西方油画中最初出现东方元素是什么时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印象派之后东方元素变得常见起来。
中国的青花瓷经常会出现在西方油画作品中。乔凡尼·贝利尼的名作《诸神的宴会》中,青花瓷钵成为诸神喜爱的“神器”。据瓷器专家朱龙华教授考证,这三只瓷钵的形体、风格、花纹,为明朝宣德成化年间之物。大家知道乔凡尼·贝利尼生活在约1427年至1516年间,画中的瓷器应该是欧洲大航海初期,甚至更早的产品,所以这张画也引起了很多学者的研究兴趣。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贵妇 雅格布·约瑟夫·蒂索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诸神的宴会 乔凡尼·贝利尼
远在唐代时,中国的瓷器就作为商品进入国际市场,行销日本、印度、波斯和埃及等地。17世纪时,中国瓷器已在欧洲占有广大的市场。当时,中国瓷器在欧洲被视为珍玩,只有在西班牙和法国等大国的宫廷里才能见到较多的瓷器,贵族家庭也以摆设瓷器来附庸风雅,炫耀地位。
不过随着航海技术的发达,到了近代,中国的瓷器和茶具并不像以前那么稀有难得了,而是成为一种生活情调,蔓延在西方人的日常生活中。在法国画家雅格布·约瑟夫·蒂索绘制的《贵妇》一画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套青花瓷茶具,茶具洁白幽兰,细腻明亮,即便摆在西方人的家里,也毫不觉得突兀——这是那时专门用于出口的、加入了西方审美的茶具。
美国印象派画家威廉·帕克斯顿属于波士顿学院派,我很喜欢他笔下的那些东方元素——瓷器、清朝服装、朝珠、红梅、红木漆器、铜器、屏风等,都绘制得精细动人,很有荷兰风俗画家维米尔的感觉。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玛利亚·毕尔肖像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图片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保险商爱德华·达利的女儿萨金特
19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日本浮世绘漂洋过海进入西方人的视野、生活和艺术作品中。浮世绘,也就是日本的风俗画、版画,在绘画的内容上,有浓郁的本土气息,表现四季风景、各地名胜,尤其善于表现女性美,有很高的写实技巧,为社会所欣赏。我们在欧美印象派艺术家的画作中可以看到许多浮世绘风格的影响。
奥地利知名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也有很多东方风情的油画。虽然克里姆特没有来过东方,但他却非常欣赏东方艺术,因此作品背景中出现中国的亭榭、门神、关公就不足为奇了。民俗学家冯骥才曾在《保卫克里姆特最后的画室》一文中提到,克里姆特的书房里挂着中国门神的画像,书柜里陈列着工艺品﹑陶瓷﹑雕塑﹑纺织品等等,他还收藏了许多中国的民间年画。我们能够在克里姆特的作品中找到与中国民间艺术相类似的用色,他在处理人物形象和环境背景时都常采用大面积的平涂填色,画面经常出现桃红、明黄、群青等中国年画中常用颜色,画面色彩对比鲜明,构图简洁,人物形象平面但生动写实,这些都隐隐传递出他对中国民间艺术的吸收和学习。
今天,面对势不可当的经济、文化、艺术全球化大潮,一方面各国家和民族都在努力适应现代化和国际化发展潮流,另一方面也在加强保护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走上了“返回传统”“回归民族”的道路。其实,艺术上的文化自信并不是排拒其他艺术的“清高独立”,而应该是打破传统边界后重建新边界,这应该是当今艺术家应该具有的宽广胸怀,是一种在碰撞和紧张之后从容面世的态度。

沈柔坚是一位在中国和上海现代美术发展历程中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和美术工作领导者,今年是沈柔坚诞辰百年,9月10日,
“柔如垂柳坚如竹——沈柔坚艺术回顾展”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展览展示了沈柔坚生平创作的版画、水彩、油画及国画等艺术作品,呈现了沈柔坚从战时美术工作者到新中国建设的记录者以及他一生的艺术追求。
值得关注的是,沈柔坚解放前曾以木刻作品为盐阜银行和邮局分别设计了货币和邮票的图案,成为苏北根据地货币的第一位设计者,这些木刻作品此次也在展出之列。
保存七十年的作品
沈柔坚88岁的妻子王慕兰和儿孙辈、以及张乐平、程十发的后人昨天都来到了展览开幕现场,王慕兰对在沈柔坚诞辰百年之时举办回顾展感到荣幸,她说,展览中很多作品来自家藏,“我们放在小房间的橱子里,平常黄梅天后会拿出来晒晒,防潮防蛀,放一点樟脑丸。沈柔坚的作品一部分是建国前创作的,很遗憾很多都失散了。建国后的我们都有保存,也保存了70年了。”图片 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展览开幕式合影,中为沈柔坚妻子王慕兰
“柔如垂柳坚如竹,柳伴桃花竹伴梅。君到长安春似海,卖花声里燕初来。”这是老舍赠沈柔坚的诗,写的是沈柔坚的为人交往,展览名“柔如垂柳坚如竹”也来自于此。图片 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1970年代,沈柔坚在家中创作
沈柔坚是一位在中国和上海现代美术发展历程中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和美术工作领导者,他1919年生于福建,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新四军从事美术创作,是中国新兴版画运动重要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新中国成立后他任职上海美术家协会,在担任协会主席期间,积极推动上海美术创作、展览、交流等活动。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创作,创作了一批反映上海建设面貌和城市风貌的套色版画作品,成为新中国版画地方学派中上海版画的中坚力量。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郑辛遥尤其提到了1986年,沈柔坚极富远见和魄力地筹划了“海平线”展览,画展推出的画家日后都成了海上画坛的中坚力量。之后“海平线”展览成为连续举办至今的优质品牌展览。目前已经成功举办17届。这个画展为一批又一批才华初露的中青年画家提供了艺术探索和脱颖而出的舞台。图片 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1986“海平线”研讨会与会人员合影
1970年代起他重新开始研习中国画,将中国画的传统笔墨与西方绘画的印象派、后期印象派结合起来;他还担任《辞海》美术科目主编,《中国美术辞典》主编,为中国美术基础理论知识的梳理和规范做出贡献。1998年沈柔坚逝世后,他的夫人王慕兰及子女沈黎、沈钢为实现他的遗愿,向上海图书馆捐赠沈柔坚的书画作品、文集手稿及名人信札等400余件,向上海美术馆捐献沈柔坚的86件作品及他收藏的22件名家书画。并筹资成立沈柔坚艺术基金,奖励优秀青年艺术家,延续至今。
苏北根据地货币的第一位设计者
展览以时代变更为线索分为“战时的美术工作者”、“新中国建设的记录者”、“海上艺术的前行者”和“永远怀念您”四个章节。图片 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展览现场 沈柔坚在1938
年参加新四军后开始从事美术创作,次年在皖南任新四军战地服务团绘画组组长,之后先后任抗日军政大学文化科科长、《新知识》杂志编委等职,创作了一批木版画作品。抗战胜利后,任山东省文化协会美术记者,创作了《盘查哨》《军民同乐》《学文化》《庆功图》《立功荣归》《全力支持前线》等石版年画和木版画。其中《田野》《拾草》和《盘查哨》三件作品被法国军事博物馆征集收藏。图片 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盘查哨》 1945 木刻 22×17cm
在这段战争年代里,沈柔坚以战地记者的身份画了许多作战前线和后方生活的速写,留下了一批最生动的创作素材,同时为盐阜银行和邮局分别设计了货币和邮票的图案,成为苏北根据地货币的第一位设计者。
展开现场展出了沈柔坚在1942年创作的抗币,沈柔坚在《以木刻画作抗币琐记》中写到,“1942年春,盐阜区根据地开始建立盐阜银行时,需要发行货币,但苦于无制版条件。当时银行行长骆耕漠同志托里程同志带了封信到盐阜报社找我,问我是否能用木刻图案形式刻制钞票,以便上机直接印刷。我说试试看,可用黄杨木。接此任务后,我便着手按大小票面设计画稿。经研究选定一横一直各一种。骆耕漠同志看到后高兴地说,真想不到木刻画也可以做钞票,用木刻画印钞票,风格刀法不同,别人很难假冒。我说,我只会刻画不会刻字,用木刻刀刻字真费劲,‘1942年’的‘9’字刻反了怎么办?重刻如何?银行同志说,不要紧,这样更假不了。我自己只保存拓印的一些原稿,原版便交给了银行。不久钞票正式印出并发行,我记得是用牛皮纸印成深蓝色的,上面还盖了银行和行长的两方朱红色的小图章,人们为自己的人民政府首次发行货币而喜悦,我看到木刻画艺术在革命根据地能在各方面发行,感到格外高兴。”图片 1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抗币四则之一》 1942 木刻
沈柔坚夫人王慕兰对澎湃新闻回忆说,这套抗币20多年前展出过,当时沈柔坚的新四军朋友们看了很感动,说他们都用过。上面图章印的骆耕漠,他是建国后中央银行的行长,有很多的历史价值。但当时因为战争一直在转移,变更工作,所以自己也没有留。这套抗币我们家属很重视。有一次美国一位研究新四军美术创作的教授,来过我们家好多次,对这套作品也很感兴趣。沈柔坚和解放区其他版画家的风格也有所不同,其他画家受到德国珂勒惠支的影响比较粗狂,而沈柔坚有粗有细,有抒情的元素。他虽然表达的抗争,但作品中有抗争,也有柔和。图片 1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抗币四则之一》 1942 木刻 用作品纪录新中国建设
上海解放后,沈柔坚在上海市军管会文艺处从事美术创作,次年起以“柔坚”为笔名创作和发表各类美术作品,包括漫画、油画、宣传画、套色版画,以及写生作品。1953
年春,中国美术家协会华东分会成立,沈柔坚当选为常务理事、秘书长,并任创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先后到安徽、南京、镇江、扬州、广东、苏南、常熟、新安江、富春江和舟山群岛等处写生,创作了《在治淮工地上》《地底的光》《河水让路》等套色版画作品。同时也创作了一批反映上海建设面貌和城市风貌的套色版画作品,如《船坞中》《上海展览馆》《浦江夕照》和《雪后》等。建国后十七年间,是沈柔坚在版画创作上的黄金时代,不但作品数量多,而且质量上乘,优秀作品不断问世。图片 1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节日之夜》 1958 木刻 40×29.5cm
在展览中,《上海展览馆》《浦江夕照》和《雪后》勾起了很多人的上海记忆,作于1957年的《雪后》画家以宁静抒情的雪夜表现美好的意愿。寒冷之夜中却透着人性的温暖,如同听到了画家的独白和夜的歌曲。展览还将多件版画和绘画作品并列展陈,从其中也可以看出多个画种的绘画语言是如何互相影响和借鉴。图片 1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雪后》1957图片 1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浦江夕照》 1955 木刻 26×37cm 从1957
年起,沈柔坚的版画作品多次在苏联、印尼、民主德国展出和出版。沈柔坚在访问德国和捷克期间作了50
余件“欧行写生”水彩水粉画作品,在当时名闻遐迩。1973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推荐沈柔坚带队出访意大利,出席在佛罗伦萨举办的《中国艺术展》,参观了乌菲齐美术博物馆,在艺术上深受启发。回国后,
沈柔坚积极投入美术创作中。 沈柔坚早年学的是国画,从1970
年代起,沈柔坚在版画创作的同时重新开始研习中国画,他表示在中国画创作上,一不能走老路,二不能丢掉传统绘画的长处,要立足于变。他将中国画的传统笔墨与西方绘画的印象派、后期印象派结合起来。
图片 1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涛声》 1989 中国画 68×68cm
沈柔坚在20世纪80年代的版画创作,从意境传达到表现技法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在《三峡之晨》《杜甫草堂》《夜阑人静》《但丁故居》等套色版画中纵情放刀,随情刻刮,既有大写意的洒脱,又有金石镌刻的拙味;在色彩上采用相互交叠套印的方法以少胜多,从单纯中求得丰富,特别是在白色的运用上改变了过去的留白法,套印上去白色形成一种温润丰厚的色彩效果,成为他晚年套色版画的一大特色。
图片 1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杜甫草堂》
此次展览由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上海文学艺术联合会共同主办,中华艺术宫、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协办,展览持续至2020年3月31日。

9岁临摹《芥子园画谱》,13岁时摹写齐白石笔下的各种水墨形象。就读上海美专预科班后,即临摹了唐代孙位的《高逸图》、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等历代名画……1945年出生的“海派”画家周根宝从小与画结缘,与绘画耳鬓厮磨一生。在他笔下,无数中国传统人物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5月25日,由周根宝绘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西厢记画珍》面世。此次出版的《西厢记画珍》是各阶段创作的浓缩,按元代王实甫着作《西厢记》中的情节,结合昆剧等表现形式,按顺序用十二幅既独立又关联的绘画组成,构图既参考了唐代壁画,又借鉴了明代陈老莲木刻版本的特点。
图片 1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西厢记画珍》
周根宝回忆,他与戏曲结缘于1980年代,当时有一份报纸名为《舞台与观众》。周根宝担任记者。主要任务就是介绍上海戏曲单位的演出近况。他有机会天天看戏,拍照、画速写,那时上海的人民大舞台、天蟾舞台、美琪大戏院等热门场所的第一排,少不了他的身影。图片 1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周根宝
常年累月的积累后,戏剧人物画成为周根宝艺术创作中最重要的绘画题材。在1980年代末,他应台湾汉光出版社之邀,创作了总计100幅的彩色《西厢记图谱》。之后,周根宝为拓宽自己艺术探索的视野,开始十余年旅居美国的艺术生涯。其间,他不仅广泛吸收西方绘画的各种表现方式,还深入研究抽象主义绘画先驱,逐渐形成自己精神音韵主义的创作风格。
图片 1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西厢记画珍》内页
周根宝早年曾被分配于上海博物馆从事古画临摹复制工作,对唐宋以来经典作品,乃至唐代古墓壁画等的笔墨技法,设色布局等十分熟悉。上世纪60年代起,唐永泰公主、章怀太子、懿德太子墓先后发掘,同时出土了大量精美的唐代壁画,给曾经带队前往临摹壁画的周根宝带来深刻的印象,多年以后,要再度创作《西厢记》组图,为与画过的100幅连环画有所区分,周根宝选择了工笔重彩的画法,色彩浓郁,参考了敦煌壁画的元素,尤其是借鉴唐代的《章怀太子墓道壁画》、周昉的《簪花仕女图》、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张萱的《捣练图》以及唐三彩等诸多存世的唐代艺术形象,并从明代线描大师陈老莲笔下,塑造了崔莺莺的人物造型。
图片 2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而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元代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图》等作品,也影响周根宝对中古时期世俗生活氛围的刻画。周根宝表示:“只有充分还原故事发生年代的形象特征,才能最好地再现那个时期人们的精神世界。”
图片 2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在还原的同时,周根宝在人物造型上并未一味照搬古迹。如他笔下的张生形象,衣、冠、靴、饰物等皆出自唐墓壁画中文官的打扮;在人物性格与心态的刻画上,则更加注重合逻辑性,一改人们熟悉的“文弱书生”面貌,赋予了风流倜傥的韵味。同样,另外两位主角崔莺莺和红娘的塑造,不仅出自唐代永泰公主墓道两侧的仕女图,还增加了眉目传神的神态。
图片 2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西方人认为绘画追求的就是形式与技巧。而传统中国画在千百年的发展长河中,从人物线描中的‘十八描’,山石皴法的归纳,以及从树木、云、水等自然景物中提炼出的各种技法,其实都是每个时代在追求形式创新的结果。为什么中国画如此引人入胜,究其原因就是植根于民族传统土壤中的不断变化与创造。”周根宝表示。
“我一直坚信一句话,民族的艺术,才是世界的艺术。”在世界艺术飞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现当代艺术也出现多种流派,周根宝始终坚持用传统的中式审美和技法,融合西方的经典元素,进行新时代的水墨画和戏曲人物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