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白之冤,明君刘秀一生爱情忠贞死后不幸被人借古讽今

刘秀宠爱郭妃,刘秀被迫应允赦免姚期,光武帝派人说降,《上天台》、《打金砖》等戏

在中华历史上的众多帝王之中,有一位文治武功、相貌人品堪称近乎完美,他就是东汉“光武中兴”的缔造者——光武帝刘秀。

导读: 这样文韬武略、感情专一的
,为什么被后世的戏剧家加上贪恋酒色、滥杀功臣的罪名呢?朱元璋杀戮功臣,招致很多士人不满,但法禁森严,人们敢怒而不敢言。明朝中叶以后,法禁稍弛,一些人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以前朝皇帝为主人公,编成小说,藉以讽喻现实。
在中华历史上的众多帝王之中,有一位文治武功、相貌人品堪称近乎完美,他就是东汉「光武中兴」的缔造者——光武帝
。然而,几百年来,几出老百姓耳熟能详的经典京戏的流传,使民间的光武帝形象蒙受着「不白之冤」。这其中最有名的有两出:
其一为《上天台》:
宠爱郭妃,身为国丈的郭太师仗势欺人,于是开国元勋姚期的儿子姚刚打
国丈。刘秀念姚氏父子有功于国,从轻发落,将姚刚发配湖广,留姚期继续在朝为官。郭妃为了给老爹报仇,设计把刘秀灌醉,刘秀醉酒后听信郭妃谗言,错斩了姚期。另一为《打金砖》(一名《兰逼宫》,又名《二十八宿归天》):姚刚打
郭太师后,姚期绑子上殿请罪,刘秀酒醉,传旨立即将姚期满门抄斩,文武百官都上殿保本,也被一并杀害。开国功臣马武手持金砖闯入后宫,威胁要拍死刘秀,刘秀被迫应允赦免姚期,但为时已晚,马武用金砖击顶自杀身亡。刘秀酒醒之后,愧疚难当,加上阴魂现身索命,一命呜呼。以上两剧,尽管剧中主要人物都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但戏中所演故事和人物性格,均与史实严重不符。
戏中「宠爱郭妃」,并非事实。刘秀一辈子只有三个女人:阴丽华、郭圣通和「无宠」的许美人。而他一生只爱一个女人——阴丽华。初见阴丽华,他发出「娶妻当得阴丽华」的感叹,长期征战,身边没有一个女人。公元23年,刘秀终于达成多年夙愿,娶阴丽华为妻,这时刘秀已经28岁了。之后,迫于政治原因才娶了郭圣通。刘秀称帝后,要立阴丽华为皇后,阴丽华坚决推辞:「困厄之情不可忘,而况郭贵人已经生子。」他不得已立郭圣通为皇后。此后,刘秀每次出征都把阴丽华带在身边,尽可能地减少自己心爱女人受到皇后轻慢的机会。最终,刘秀废除郭圣通,立已经40岁的阴丽华为皇后。公元56年,刘秀死;公元65年,阴丽华死,合葬在刘秀陵寝。
史书称刘秀为「中兴明主」,《后汉书》赞其「明慎政体,总揽权纲,量时度力,举无过事」。刘秀与君臣的关系也相当和谐,他对功臣从不猜疑。冯异掌握重兵,专守关中,独当半壁江山,有人上奏章说他「专制关中,斩长安令,威权至重,百姓归心,号为『咸阳王』」。冯异惶惧,上书谢罪。光武帝诏报说:「将军之于国家,义为君臣,恩犹父子,何嫌何疑,而有惧意?」大将朱鲔曾为更始帝刘玄坚守洛阳,对抗过刘秀的军队,而且参与过谋杀刘縯的活动,光武帝派人说降:「举大事者不忌小怨,鲔今若降,官爵可保。」朱鲔降后,光武帝拜鲔为平狄将军,封为侯爵,传封累世。
刘秀这样文韬武略、感情专一的
,为什么被后世的戏剧家加上贪恋酒色、滥杀功臣的罪名呢?这要从有关光武帝的几出戏的取材来谈。《上天台》、《打金砖》等戏,取材于《东汉演义传》,此书系明朝万历年间学者谢诏所作。朱元璋杀戮功臣,招致很多士人不满,但法禁森严,人们敢怒而不敢言。明朝中叶以后,法禁稍弛,一些人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以前朝皇帝为主人公,编成小说,藉以讽喻现实。这样既可避开文网罗织,又发泄了胸中块垒。扭曲刘秀的几出京戏,则是根据演义故事,加上作者的发挥编造出来的。

然而,几百年来,几出老百姓耳熟能详的经典京戏的流传,使民间的光武帝形象蒙受着“不白之冤”。这其中最有名的有两出:

其一为《上天台》:刘秀宠爱郭妃,身为国丈的郭太师仗势欺人,于是开国元勋姚期的儿子姚刚打死国丈。刘秀念姚氏父子有功于国,从轻发落,将姚刚发配湖广,留姚期继续在朝为官。郭妃为了给老爹报仇,设计把刘秀灌醉,刘秀醉酒后听信郭妃谗言,错斩了姚期。

另一为《打金砖》(一名《兰逼宫》,又名《二十八宿归天》:姚刚打死郭太师后,姚期绑子上殿请罪,刘秀酒醉,传旨立即将姚期满门抄斩,文武百官都上殿保本,也被一并杀害。开国功臣马武手持金砖闯入后宫,威胁要拍死刘秀,刘秀被迫应允赦免姚期,但为时已晚,马武用金砖击顶自杀身亡。刘秀酒醒之后,愧疚难当,加上阴魂现身索命,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