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熙离开大陆时带走大量赃款,财神爷孔祥熙到底有多少钱

孔祥熙到美国后,孔祥熙找到一位美国朋友,孔祥熙到美国后,孔祥熙找到一位美国的朋友,他提出了官僚资本的概念,四大家族概念的产生

图片 1

图片 1孔祥熙
出身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孔祥熙娶了宋霭龄,可谓强强联姻。战后孔家的财富继续增长,孔家企业违法经营的丑闻也时有发生。1948年扬子公司的囤积案,曾轰动一时受到社会舆论的指责。孔家东山再起无望,最后到美国“避难”。据说当时孔祥熙离开大陆去美国时曾带走巨款。
抗战后期,孔祥熙因鲸吞巨额美金公债的丑闻被弄到了国民参政会。在危急关头,蒋介石念亲戚之情,亲自出面,给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希望能放他一马。但由于孔祥熙贪污数额太大,参政会还是提出了质询,他的丑闻不胫而走,他再也混不下去了。1945年5月,他不得不“辞去”行政院副院长职务,7月又辞去中央银行总裁职务,仅只剩下中央银行董事长、国府委员和国民党中央委员这些有名无实的头衔。
参政员们仍不肯罢休,非要戳他一下,因孔祥熙贪污案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无法抵赖。蒋介石起初想不了了之,但因不断有人追问,实在拖不下去了,只得在形式上委派俞鸿钧等人进行查办,孔祥熙也表示对赃款将“分期吐出”。
孔祥熙表面上“认罪伏法”,表示“分期吐出”赃款,实际上,他下台后,准备一走了之,作了流亡美国的种种准备。
1946年,孔祥熙在上海对其财产作认真清理,把能转走的东西尽量转移到香港和国外。1947年,他到了北平,与昔日的亲朋好友一一作别。
待一切准备充分后,他先让夫人宋霭龄赴美,自己则于这一年秋天来到上海。几天后,孔祥熙向蒋介石及国民党中央发出一电,以“忽接家人自美来电,谓夫人染患恶病,情况严重”为由,请假赴美。不等蒋介石批准,他随即匆匆买了飞机票,离开上海,飞往美国。
孔祥熙到美国后,住进了离纽约不远的里弗代尔的一幢豪华别墅。这是他早先花巨资买下的,他与夫人宋霭龄将长期住在这儿。另外,他们还在纽约郊区花160多万美金买下了一幢高级住宅。同时,为了有时到纽约方便起见,孔祥熙还在纽约最繁华的闹市中心百老汇大街一家星级旅馆,长期租了一个房间,每天租金150美元。如此高昂的消费,连美国富翁也自叹弗如。
来到国外,孔祥熙已没有很多事可干了,除了陪他的夫人宋霭龄看病外,隔一天,他得到纽约去照看他的中国银行。1950年,台湾的蒋介石“总统府”聘他为“资政”,但他远在美国,是不可能跑到台湾去“资政”的,这仅仅是个荣誉性的头衔而已。孔祥熙觉得自己“无官一身轻”,优哉游哉,他要在这所谓的“自由乐土”上无忧无虑地度过晚年。
然而,美国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是块安定的“绿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蒋介石政权在大陆的失败,美国与台湾国民党政权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总统杜鲁门一直对国民党贪官污吏将他们庞大的美援中饱私囊而愤愤不平,他常对其助手说:“今天肯定有10亿美元的美国贷款在纽约,列入中国人的银行户头。”杜鲁门所指的中国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孔祥熙、宋子文等。
于是,在杜鲁门的直接命令下,美国联邦调查局开始调查孔家、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并对孔祥熙实施秘密监视。对此,孔祥熙做贼心虛,待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孔祥熙找到一位美国朋友,请他帮忙,这个朋友给他出了一个主意。首先,孔祥熙与这位朋友通过各种关系,进行了多方面的幕后活动,终于打通关节,由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及美国财政部公布了一个类似“证明”的材料,说什么在美国的全部华侨连同中国银行在内,所有存款不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从侧面否认了杜鲁门关于10亿美金的猜测。然后,孔祥熙破例接见记者,编造了一些谎话。他说:“我家祖辈父辈,历来经营票号、商号,家产总算是富有的,不过,这几十年来,由于通货膨胀,战乱频繁,祖产大部分都损失了。本人投资于国内各工商事业的资本,这次大陆沦陷,也整个荡然无存。民国以来的内战,和大陆的沦陷,孔家损失惨重,目下生活所需,不过是剩下的一点积蓄而已。”言罢神情感伤,似乎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这一着果然奏效,虽然人们都知道孔祥熙财产数量之巨是无疑的,仅从他在美国的开销便可略见一斑,但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与财政部的证明材料及孔祥熙对记者的谈话,却使事情变得扑朔迷离,真伪难辨,也使联邦调查局的监视、调査不了了之,孔祥熙的危机也随之化解。

湖北人民出版社新出的《民国政要的最后岁月》(范小方李永铭著),通过平实的叙述,展示民国政治军事要人们不同的政治和生命的归属。他们中有孙中山、廖仲恺这样的伟人;也有汪精卫、周佛海等败类。面对历史潮流,他们作出了各自不同的抉择,其最后岁月,荣辱各别,发人深思。抗战后期,孔祥熙因鲸吞巨额美金公债的丑闻被弄到了国民参政会。他再也混不下去了。1945年5月,他不得不“辞去”行政院副院长职务,7月又辞去中央银行总裁职务。1946年,孔祥熙在上海对其财产作认真清理,把能带走的东西尽量转移到香港和国外。1947年夏天,孔祥熙回到了他的老家山西太谷。在太谷,孔祥熙隆重宴请了各亲戚本家,然后与他们揖手告别。待一切准备充分后,他先让夫人宋蔼龄赴美,自己则于这一年秋天来到上海。几天后,孔祥熙向蒋介石及国民党中央发出一电,以“忽接家人自美来电,谓夫人染患恶病,情况严重”为由,不等蒋介石批准,他随即匆匆买了飞机票,飞往美国。孔祥熙到美国后,住进了离纽约不远的里佛代尔一幢豪华的别墅。这是他早先花巨资买下的,他与夫人宋蔼龄将长期住在这儿。

民国四大家族揭秘

另外,他们还在纽约郊区花
160多万美金买下了一幢高级住宅,同时,孔祥熙还在纽约最繁华的闹市中心百老汇大街一家星级旅馆,长期租了一个房间,每天租金150美元。如此高昂的消费,连美国富翁也自叹弗如。来到国外,孔祥熙已没有很多事可干了,除了陪他的夫人宋蔼龄看病外,隔一天,他得到纽约去照看他的中国银行。1950年,台湾的蒋介石“总统府”聘他为“资政”,但他远在美国,这仅仅只是个荣誉性的头衔而已。孔祥熙觉得自己“无官一身轻”,悠哉游哉,他要在这所谓的“自由乐土”上无忧无虑地度过晚年。然而,美国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是块安定的“绿洲”。美国总统杜鲁门一直对国民党贪官污吏将他们庞大的美援中饱私囊而愤愤不平。在杜鲁门的直接命令下,美国联邦调查局开始调查孔家、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并对孔祥熙实施秘密监视。对此,孔祥熙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孔祥熙找到一位美国的朋友,这个朋友给他出了一个主意。首先,孔祥熙与这位朋友进行了多方面的幕后活动,终于打通关节,由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及美国财政部公布了一个类似“证明”的材料,说什么在美国的全部华侨连同中国银行在内,所有存款不超过50
00万美元,这就从侧面否认了杜鲁门关于10亿美金的猜测。然后,孔祥熙破例接见记者,编造了一些谎话。他说:“
我家祖辈父辈,历来经营票号、商号,家产总算是富有的,不过,这几十年来,由于通货膨胀,战乱频繁,祖产大部分都损失了。本人投资于国内各工商事业的资本,这次大陆沦陷,也整个荡然无存。民国以来的内战,和大陆的沦陷,孔家损失惨重,目下生活所需,不过是剩下的一点积蓄而已。”言罢神情感伤,似乎他真的是一无所有了。这一着果然奏效,联邦调查局的监视、调查不了了之,孔祥熙的危机也随之而解。1954年,蒋介石在台湾召开第二届所谓“国民大会”。孔祥熙认为重温旧梦的时机已经到来,便突发奇想,回台湾去参加竞选“副总统”。为了谨慎起见,便派曾任过台湾省主席的魏道明先到台北去探察行情。此时的蒋介石对孔祥熙已不感兴趣,他早把这位亡命美国的连襟忘到九霄云外。为了在台湾重建蒋家王朝,蒋介石把希望放在了太子蒋经国的身上,他采取一系列措施,对国民党进行

四大家族这四个字我想也不用老萨多做解释,有一段时间四大家族就等同于国民政府,似乎整个国家就是由他们控制的。据说四大家族富可敌国,有超过200亿美元的财产。真相是什么?

四大家族概念的产生

四大家族这个概念最早是20年代,由中共当时的领导人瞿秋白提出的。瞿秋白和老毛有些相像,他们都是出色的文人,很会利用笔杆子,他提出了官僚资本的概念。1923年,瞿秋白在《前锋》杂志上发表《论中国之资产阶级的发展》,明确提出几大家族控制当时的官僚资本。所谓官僚资本通俗来说就是国家统治者利用国家政权把一些国有企业非法占为已有,也就说利用权力控制国家的大部分经济实体。

之后四大家族这个概念风行了近二十年,最终由当时文人之一的陈伯达的在内战中完成的。他的《中国四大家族》一文提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并且估算这四个家族有200多亿美元的财产。这种观念老萨颇为不解,因为整个二战期间美国由于先欧后亚的政策,一共只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租借物资,200多亿美元从哪儿来?200多亿金圆券还差不多。

一些其他的佐证

目前大陆历史学家主要引用美国,日本和国民党内部的一些资料。

据国民党元老蔡元培日记所载,1934年12月26
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1300万元,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
3500万元,孔祥熙 1800万元,孙科 4000万元,张静江
3000万元。其他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这些又是当时左翼报纸常见的文章,类似这种文章还有很多。都是猜测和估计之辞,没有半点具体的证据。

根据日本资料

1939年10月
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调查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调查表》,现摘引于下:蒋介石
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
809万美元。下同),宋美龄 3094万元,宋子文 5230万元,孔祥熙
5214万元,宋霭龄 1200万元,陈立夫 2400万元,

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

这也是日本战前常见的攻击国民政府的老一套资料,类似的材料多如牛毛,曾经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证明。连当时引用的作者也说,这些并不可信。

还有美国方面的

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退使得当时的美国民众对杜鲁门政府的政策失误非常不满,杜鲁门政府为了推卸责任就一股脑的把责任推给国民政府,说是其败退都是自身腐败贪污所致。有些国会议员还说美国送给蒋介石的几十亿美元的军援,都被国民党贪污了。

其实国民政府早在1925年就有了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宋子文在1925年到1949年期间曾经有过数次和外国列强的谈判,签订的协议都在千万美元以上。这些回去以后都一五一十的向当时的向中央进行汇报。需要说明的是国民政府始终存在大量的有实权的反对派的监督,为此蒋公曾经三次下野。这些借款的使用情况都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控制,即使蒋公也无法随意使用。这些在著名的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有详细的大量资料证明。

至于美国杜鲁门政府当年的中国政策确实是失误了,当年面对国民政府溃败坐视不救,1946年还开始对国民政府实行武器禁运,之后终于在朝鲜接受了教训。

这些论点直到80年代在美国还非常盛行,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出版了《宋家王朝》,称宋家是世界第一富有的家族。不过随着90年代胡佛档案馆内关于宋子文的秘密资料的界灭,该观点就不攻自破了。

蒋夫人宋美龄,她在抗战期间多次赴前线劳军,期间遭遇日机袭击受伤过多次。她是中国现代f妇女的楷模。

孔令仪:宋美龄遗产只有12万美元

孔令仪说,宋美龄一生不问金钱事,自1991年赴纽约定居后,只有一次问起孔令仪:“钱够用吗?”孔令仪回答说,放心,够用的,此后宋美龄再也没有过问金钱之事。宋美龄初时与小外甥女孔令伟同住长岛孔家老宅蝗虫谷,房子是大姊宋霭龄、孔祥熙夫妇买的;孔令伟1994年过世后,因长岛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仪便劝宋美龄搬往曼哈顿住,但所住公寓为孔令仪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龄在纽约并无房产。

孔令仪说,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附近,现由祖国大陆方面保存。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