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泾阳现376座古墓葬,车马坑中发现狗和牛

发现近300座西周墓和6座车马坑,发现六座西周等级最低车马坑,一次性发现西周6座车马坑,车马坑马匹头均向东,中型墓葬也发现过两匹马的车马坑,两周时期大型墓葬出土的车马坑内

发布时间: 2015/2/9 0:28:02 被阅览数: 次
本报讯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东临泾河的一处西周墓地的考古成果。这是泾河流域发现最大规模的西周墓地,发现近300座西周墓和6座车马坑。专家认为这可能是西周中晚期时的一个的“民兵”部落,以保护不远处的都城。其中一个规格略高的墓内发现了两件青铜器和铭文,墓主人名字还在辨认中。
发现六座西周等级最低车马坑
去年4月开始,省考古研究院对位于泾阳县太平堡镇区域进行了考古发掘。这片墓葬区呈线状分布,东西长2000米,南北宽50~80米。376座古墓葬中,西周墓有近300个,其余是唐墓和汉墓。
“西周墓葬多为平民和贫民墓,只有个别墓葬到士一级。”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呆运告诉记者,根据西周墓群东部围沟出土物判断,时代为西周中晚期。
这次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6座车马坑。多为一辆车和2匹马配备。“西周的诸侯、贵族等级车马坑是4匹马,天子等级是6匹马,坑内只有两匹马,这是西周时期等级最低的车马坑。”刘呆运告诉记者,以前发现的西周诸侯墓葬,是一个车马坑对应一人墓葬。这次发现的不太一样。
这6座车马坑,可能是一座车马坑陪葬一个家族。墓葬非常集中,表面上分辨不出家族区域。刘呆运表示,接下来可能会采用DNA测骨骸,来判断家族数量和墓葬关系。
或是“民兵”部落居住劳作之地
虽然大多墓葬被盗,但6座车马坑未被盗。其中一辆车马坑保存较好,为长方形,口小底大,东西长3.1,深3.2米。内有两匹马、一条狗,还有两个青铜车軎。另一辆车马坑内东西向侧卧两匹马,坑内西部有一牛头。“狗可能是某个家族养的狗,作为陪葬。发现牛骨,说明那个车马坑有祭祀作用”。
6座车马坑周围分布大量墓葬,且墓葬规模略大于周边墓葬。其中一座编号M214的墓内二层台东南角发现一件青铜鼎和一套青铜簋。“这座墓规格略高一些,青铜器上的铭文有两个字没有识别出来。”刘呆运告诉记者,那两个字应该是墓主人的名字。如果辨别出来就可以判断出墓主人具体的族群。
铭文大概的意思是什么呢?“是西周常见的铭文形式,一种宣告。**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子子孙孙永远用此青铜簋。”刘呆运告诉记者,这次考古发掘的意义在于,这是泾河流域发现规模最大的西周墓地。西周中晚期,西周的都城就位于不远处的长安斗门一带。
这里位于渭河北岸、泾河南岸,因此推断这里的部落应是以防御为主的“民兵”部落。“他们平时居住劳作,一旦遇到战事就可防御泾河北岸的外族。”专家认为此次发现对泾河流域西周墓葬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来源:西安晚报 编辑:秋痕

发布时间: 2015/2/9 0:20:34 被阅览数: 次
华商报讯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对外发布一项重要考古成果:考古人员在泾阳县发现了西周古墓群,该古墓群有376座古墓还有6座车马坑,十分罕见。
一次性发现西周6座车马坑
为配合西咸北环线建设,去年,考古人员在泾阳县太平堡镇区域进行了考古发掘。没想到,这里古墓群密集,西周古墓葬就达到376座,车马坑6座。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呆运说,这处古墓葬群东临泾河,成线状分布,东西长2000米,南北宽50至80米。虽然这些墓葬相对比较小,但是一次性发现西周时期的6座车马坑,十分少见。这可能与当时的葬制有关,6座车马坑不是针对某个墓葬的,可能是针对某区域的墓葬。
车马坑马匹头均向东
在已经发掘的5座车马坑中,马匹头均向东,除了一座坑中是4匹马外,其他的都是两匹马。
其中一座保存较好的车马坑平面呈长方形,口小底大,坑内葬有两匹马、一只狗,出土2个青铜车軎(wèi,古代车上的零件)。“马匹摆放齐整,头向东,身下有明显的黑色席纹。狗发现于坑内南侧,头向东。”刘呆运表示,经过鉴定,坑内的马匹属于老年雄性个体。
此外,有2座车马坑都是内部置车一辆,车下侧卧两匹马。还有一座坑内发现马骨四具,相互叠压错置。
坑内狗牛可能与祭祀有关
除了在一个车马坑里面发现一只狗外,还有一个车马坑里出土了一头牛。车马坑内为何会出现这些动物呢?专家推测,这可能带有祭祀性质。
据介绍,6座车马坑周围分布的大量墓葬,规模略大,均是竖穴土坑墓,有二层台、腰坑,葬具多为一棺一椁。其中,一座墓葬的二层台处发现一件青铜鼎和一套青铜簋,簋盖内书有铭文,目前共发现有17个铭文。
专家说,这些发现为这一地区墓葬族属问题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同时,也对当地泾河流域西周墓葬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墓葬主人可能是西周士兵
这些墓葬主人是谁?据专家推测,根据史书记载,该地区可能是西周的军队居住区,这些军队在有战事时就拿起武器去打仗,打完仗就回来种地生活。目前还没有发现高级别的大墓,其中发现铭文的墓葬,可能为级别比较低的“士”。
据了解,泾阳县地处关中腹地,境内有泾河、冶峪河等河流。“泾阳”一词最早见于《诗经》“侵镐及方,至于泾阳”。
来源:华商报 编辑:秋痕

陕北周代墓葬现完整青铜马面具
发布时间:2015-01-26文章出处:文汇报作者:韩宏点击率:
陕北高原考古首次发现了周代车马坑,坑内两辆马车装饰复杂繁华,4具马骨依然在列,有两匹马还佩戴着保存较好的青铜马胄,十分罕见。此次考古发掘,填补了黄河西岸延安东部区域商周时期遗址的考古发掘空白。
陕西考古工作者在宜川县东距黄河约30公里处发现一个面积14万平方米的墓地,在对该墓地北区的发掘中,共清理23座墓葬、1座车马坑和5处灰坑遗迹。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昨日宣布,发掘出的这座车马坑,为陕北高原考古首次发现的周代车马坑,坑内两辆马车装饰复杂繁华,4具马骨依然在列,有两匹马还佩戴着保存较好的青铜马胄,这十分罕见。此次考古发掘,填补了黄河西岸延安东部区域商周时期遗址的考古发掘空白,为陕北高原南缘区域两周时期考古学文化面貌的探讨,提供了崭新材料。
发现大量铜鱼、铜铃、石坠等饰件
这处名为“虫坪塬”的墓地,分布在两条冲沟间的狭长黄土塬上,划分为北、中、南三区。这里南距两周时期遗址—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仅百余公里。已清理的墓葬中,除最大的中型墓葬M17外,均为小型墓葬。根据出土物的特征,专家初步判断该墓地的年代大致处于两周时期。
考古工地负责人李彦峰说,目前已从该墓地的墓葬中,出土了铜器、玉器、陶器、玛瑙、石器和泥质明器等多类文物。
据介绍,M17号墓虽然已被盗扰,但在椁室周围发现大量的铜鱼、铜铃、石坠等饰件,在椁室的棚木之上发现用于悬挂铜鱼、石坠等饰件的“日”字形木质框架,佐证了《礼记》中关于“鱼跃拂池”的记述。木质框架下发现散落着大量鱼状铜饰件、不规则菱形石坠饰及少数铜铃、铜片等。部分铜鱼头部穿孔上还残留有绳子,有的铜鱼表面浸染有红黑相间织物花纹,表明当时的木框上或者椁上覆盖有织物,织物上挂满了青铜鱼、石坠、铜铃等装饰物,其中青铜鱼有七八厘米长,数量有200多条。
但也有专家推测,这可能是“荒帷”(罩在棺椁上的织物罩子,装饰有图文及其它金属坠饰),是两周时期常见的丧葬仪具。由于年代久远,绝大部分荒帷在现代考古发掘中难以完整发现。
M17号墓主人至少是士大夫
李彦峰告诉记者,这次发掘最大的亮点,是在距M17号墓5米远发现了随葬的车马坑,表明M17号墓主人身份不一般。该坑为长方形竖穴,东西长7.1米,南北宽3.0米,深2.7米,坑内埋设两木质车,前后纵向排列,各有在驾的马骨两具,有青铜装饰。
其中一号车的车舆与两匹驾马保存较好,规格较高,装饰华丽。车身通体涂有深红色的漆,不少构件表面饰有朱漆绘夔龙纹。车上还发现了青铜銮铃、青铜辖軎(读音wèi,固定车轮的部件),甚至有玉片镶嵌来装饰。
令人吃惊的是,一号车的两匹马头上还戴着两副青铜马胄,马胄是由顶梁片、面侧片、鼻侧片缀合而成,铜片内壁先衬一层粗织麻布,其内再衬垫一个用竹篾状编织成的有菱形孔格的笼状物,用来保护马面。李彦峰说,以前发现的马胄多是碎片,而这次保存较为完整,这在陕西还是首次发现。二号车的车舆和驾马均没有装饰,规格较低,两匹驾马破坏严重。
专家说,陕北高原首次发现的这一车马坑,为两周马车的时空分布研究提供了新的考古材料。该坑一号车结构完整,装饰繁复,保存较好,两副青铜马胄,更是研究古代驾马防护装具的重要实物资料。
目前,考古工作者已对坑内遗迹进行了三维信息扫描,并对一号车的马胄、马首采取石膏打包方式提取,同时对马骨进行DNA信息采样,以分析马的种属及其来源。
此前,两周时期大型墓葬出土的车马坑内,有4匹马的一般是贵族等级,中型墓葬也发现过两匹马的车马坑。墓主人身份的断定,一般靠出土青铜器的铭文来判断。但此次墓葬已被盗扰,没有出土青铜器,目前只能说明墓主人身份等级高,至少在士大夫以上,以该墓为核心的墓地等级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