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墓葬79座,四川昭化古城工地发现东汉古墓

四川省和广元市两级考古研究专家在墓葬现场清理发掘文物,四川昭化古城工地发现东汉古墓 墓葬呈长方形,一尊完整的李冰石像被发现,石柱础垫饼,四川广元发现中原文化入川起始地 发现墓葬79座,但在昭化大坪子墓地的西汉中晚期墓葬中大量出现

图片 4

四川昭化古城工地发现东汉古墓 墓葬呈长方形
发布时间:2013-12-16文章出处:华西都市报 作者:赵权军点击率:
记者从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文物管理所获悉,13日晚7时左右,昭化古城旁一处在建酒店工地上发现一处东汉时期的古墓葬,墓室内的食案、食盘、羽觞等多件青铜器皿裸露地表。14日,四川省和广元市两级考古研究专家在墓葬现场清理发掘文物,据文物专家初步推断,该墓葬为东汉时期所葬。点击进入下一页点击进入下一页
13日晚7点,在昭化古城附近的一处在建酒店工地上,一辆挖掘机掀起土块时,发现几块已残破的青砖从土堆上滚下,建筑队停止施工。昭化区文物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对滚下的几块青黑色的长方形砖头仔细观察后,认为这些砖头应是汉代时期的“汉砖”,在土堆上还现出一处约脸盆大小的洞,洞内有几件长满绿锈的青铜器,还有被泥土覆盖的三块长约8厘米的羽觞、直径约30厘米的餐盘、食盘、鼎腿和五铢钱等多件青铜制品。
14日中午,省考古研究院的专家赶到现场发现,这个由汉砖堆砌成的墓葬呈长方形,但因年代久远,雨水侵蚀而塌陷,室内所有文物均被掩埋在厚厚的泥土中。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被发掘出土的所有汉砖上,有同样斜向交叉线条构成的图案。一名当地的文物专家据此认为,此处墓葬为单独墓葬,且为东汉时期所葬,属于中下级别墓葬,同时,该名专家告诉记者,这些被发现出土的汉砖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经济价值不大。

图片 1

四川广元发现中原文化入川起始地 发现墓葬79座
发布时间:2014-06-16文章出处:光明日报作者:点击率:
四川省文物考古部门近日发布了在四川广元市昭化区昭化镇城关村一组大坪子,一个在建工地发现的大规模秦汉时期墓葬群的初步考古成果。截至目前,已发现墓葬79座,完成清理70座,清理出随葬品1100余件。这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迄今发掘的秦汉时期最为重要的墓葬群之一。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认为,墓葬群的发现,说明昭化古城或为中原文化入川的起始地、秦汉时期川东北地区的政治中心,“找了50年,终于找到了这个中原文明进入四川的重要节点”。
此次发现的79座古墓群中,有43座古墓都是土坑木椁的结构,墓葬大部分属于西汉中晚期。
广元市昭化区文广新局局长龚贵宏介绍,大坪子墓葬群经历了半年多的考古发掘,发掘出的器具主要以陶器、青铜器居多。
目前,大多数墓葬已经清理完毕,清理期间所拍摄的各种照片仍能真实还原其当时的场景。在清理的同时,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邀请了国家级、省内外的考古专家,深入古墓发掘地现场,对古墓群进行了大量解读和论证。
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信立祥教授认为,在公元前316年秦灭蜀以前,蜀国一直保持着独有的文化元素。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副院长赵化成认为,其中年代相对偏早的部分土坑墓的葬式多为屈肢葬、西首葬,这是秦人墓葬的显着特点之一,是中原文化的象征。
从出土的器物来看,基本是些“釜、壶、罐”等在内的日用生活陶器,相对简陋,正印证了史书上所说的秦灭巴蜀以后,采取怀柔政策,对当地蜀人仍然封王,但是又另外派秦人的官僚来统治这个地方,然后大量移民。赵化成由此推断,这批早期的墓葬是最早移民秦人的墓葬,完全延续了中原血脉。
昭化是连接西安和成都两个中心城市的重要交通枢纽,同时也是关中平原和成都平原两个区域文化交汇处。赵化成说:“有座墓葬里面摆放了鍪和青铜蒜头壶,鍪是西南地区比较流行的器物,而青铜蒜头壶是秦过来的,这证明了中原文化开始逐步和巴蜀融合。”
古墓葬中的各种随葬器物可以反映当时经济社会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越发达,环境越稳定,人们生活水平越高,随葬器物规格就越高。
“像鼎、坊、蒜头壶这些大量的珍贵青铜器皿在昭化大坪子墓地中出现,实属罕见。”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焦南峰说,“这类青铜器皿在西安西汉早期汉墓中出土不足为奇,但进入西汉中晚期之后,陕西、河南等地的汉墓已很少随葬此类器物,但在昭化大坪子墓地的西汉中晚期墓葬中大量出现,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现象。”
焦南峰认为:“从这周边目前出土的文物来看,青铜器皿规格是相当高的,墓葬足以论证昭化是秦灭蜀后至东汉末期川东北地区的政治中心。”(记者李晓东
危兆盖 通讯员雷建)

宝瓶口发现的石井圈。

图片 2

石柱础垫饼。

图片 3

带洞的石垫饼。

图片 4

在都江堰安澜索桥下,一尊完整的李冰石像被发现,石像刻造时间是东汉帝建宁元年李冰石像。

石头宝贝

大修都江堰以来,12台抽水机24小时不间断将宝瓶口的水排往外江。昨日,宝瓶口的水深仅剩3米,水落石出,干涸的河床上露出了20余件宝贝。

二十余件都是“石头宝贝”

昨日下午,记者从南桥进入来到伏龙观下的河床。走了20余米,就见着6个圆圆、直径约95厘米,厚度约25厘米的石头分布在方圆不足1000平方米的河床里。不远处的河床里,还有十来块带有榫口的条石,其中一块上面还有一个深约10厘米圆溜溜的孔。“快来看。”正当记者专注于这些新奇的宝贝时,都江堰市文物局副局长傅浩又指着一个外方内圆的家伙对记者说,“这是石井圈,也是这次发现的宝贝之一。”

水流冲击促使水底宝贝“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