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笑了,古日本为何没有太监

日本则没有阉割的技术,古代日本事事学习中国,其代表作有《神话的世界》、《日本古代国家成立史的研究》、《日本神话》、《古代传承史的研究》、《古代日本和朝鲜》、《神道和东亚世界——何为日本文化》、《古代日本的史脉——东亚世界之中》、《东亚中的日本》、《上田正昭著作集》全八册等,主要内容涉及历史(日本古代史、朝鲜史、东亚史)、日本神话、日本神道、民俗学、考古学等诸多人文学科,中国何以有宦官,例如中国的宦官制度日本就未采纳

图片 3

古代日本事事学习中国,可唯独抛弃太监文化,很难想象古代天皇们有多大度,头顶一片草原。

2016年3月13日,日本多家媒体报道称“日本古代史第一人”上田正昭先生因病逝于其在京都府龟冈市的家中,享年88岁。上田正昭生前曾任京都大学教授、大阪女子大学教授、校长,并于1994年任西北大学名誉教授。1996年的亚洲史学会第六次会议被推选为会长。随后2000年被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学术顾问。

古代日本向中国学习,所以日本文化有好多和中国相似的地方,但日本并非全部吸收照搬,例如中国的宦官制度日本就未采纳。但是没学并不表示日本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前排太监左为崔玉贵,右为李莲英

日本人古代对性事看的很开,脑袋里根本没有禁锢的观念,家庭
乱伦现象也比较严重,所以皇宫里根本不用担心发生那种事情,即便发生了也是很正常的。当然,我们不否定这种观点,然而这种一定不是主要原因。

上田正昭一生编著有上百册书籍,主要内容涉及历史(日本古代史、朝鲜史、东亚史)、日本神话、日本神道、民俗学、考古学等诸多人文学科。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然而,也有专家研究出来这样的结果,日本并非游牧民族,更没有游牧民族的文化传入,他们只是接触更多的鱼类,而游牧民族拥有骟马的技术,日本则没有阉割的技术,那就更不敢阉割人了。

其代表作有《神话的世界》、《日本古代国家成立史的研究》、《日本神话》、《古代传承史的研究》、《古代日本和朝鲜》、《神道和东亚世界——何为日本文化》、《古代日本的史脉——东亚世界之中》、《东亚中的日本》、《上田正昭著作集》全八册等。2015年10月出版的《古代日本和东亚的新研究》是上田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书籍。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

与神道和史学结缘的契机

没畜牧业所致?

“独我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能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的福。然而,我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我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上田正昭出生于日本兵库县城崎町,中学时代被京都府龟冈市延喜式式内社小幡神社社家上田家收作养子。随后他进入国学院大学神道学科,师从著名民俗学者折口信夫等人学习,并取得神主资格,20岁成为小幡神社第三十三代宫司。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图片 4

图片 5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如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说,日本的确很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以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1947年他转入京都大学开始日本古代史的学习,毕业后历任高中教师、京都大学助教授,1971年成为京都大学教养部(现京大人间环境学部)教授。京大任教期间,上田先生培养了大批现今活跃在日本古代史、日朝关系史等研究领域内的知名学者。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受佛教文化影响?

图片 6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根据上田本人的回忆,他年轻时的梦想是当一名外交官,而对历史学产生兴趣则源自中学时代的班主任借给他的一本著作——早稻田大学元教授津田左右吉的《<古事记>及<日本书纪>的研究》。受到津田史学启蒙的他在此后数十年的学术研究中也一贯坚持了津田对《古事记》《日本书纪》中神话部分的文献持批判态度的观点。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上田在国学院念书时正是二战中东京大空袭最频繁的时期,空袭中他的很多同学都不幸遇难。2015年上田在接受二战结束70周年的采访中曾经这样说道:“大家都说这是为了天皇的战争,可这场战争带来的是更多的苦难。我的日本古代史研究就是从这样一片被空袭烧焦的荒野上开始的。”在对战争的恐惧和皇国思想压迫下,学生时代的上田开始反思“什么是天皇制”。这也成为他随后进入京都大学从事古代史学习和研究的契机。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
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没畜牧业所致?

像上田正昭这样既为历史学研究者,同时又持有日本神官资格的人在那个时代几乎是不存在的。早年在国学院的学习经历,使得他在日本神话、神道学上的造诣颇深。除了出版有大量日本古代神话和神道的书籍外,他作为小幡神社宫司也是恪尽职守。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历史lishiqw.com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图片 7

图片 8

小幡神社在近现代仅仅只是一个村社级别的小神社,然而它作为延喜式式内社,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小幡神社在京都府龟冈地区的神道信仰中具有绝对性的地位。担任小幡神社宫司的上田则必须肩负起整个地区信者们的信赖。自从他担任宫司以来,五十余年从未缺席过神社的活动。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废除教科书中“归化人”一词的使用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上田正昭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了《归化人——围绕古代国家的成立》一书。二战以前,日本史学界普遍将《古事记》《日本书纪》等史料中出现的外来民族(非大和民族,主要指朝鲜半岛、中国大陆的早期移民)定义为“归化人”。在书中,上田对这种基于皇国史观思想下的产物进行了批判,并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上田指出,在日本古代这个漫长的时期中,由中国大陆、朝鲜半岛渡来的人群有着各自不同的历史背景,特别是七世纪中叶日本施行庚午户籍编纂以前移居日本列岛的人群,并不存在事实上的“归化”行为。

图片 9

使用“渡来人”一词作为学术用语则更为恰当。该学说发表后在日本古代史学界引起了重大反响,并迫使当时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将“归化人”这一记载全部改为“渡来人”,这是这一时期日本左翼史学的一场重大胜利。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图片 10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日本天皇“韩国因缘”发言的始作俑者?

大约在一千年前左右,大批日本妇女来到宋代中国,遇到宋朝美男子就要而主动献身,目的是生下后代,来给日本改良人种。

在《归化人》一书中,上田还指出,据日本史书《续日本纪》的记载,第50代天皇桓武天皇的生母高野新笠氏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渡来氏族百济王氏的后裔,从血统源流上看,现在的日本天皇也具有百济血统。此学说公开后,他还遭到了大批日本右翼分子的恐吓,有人称上田为“卖国贼”,并写信咒骂他,让他滚出京大。

图片 11

上田私下有和歌创作的爱好,2001年还曾出席过天皇在宫中举办的年初和歌会。据说在这期间,上田经常到东京皇居给天皇讲习日本古代的历史文化。随后2001年日韩世界杯举办前,日本天皇明仁对媒体表示,自己的先祖桓武天皇的母亲是百济王武宁的后裔,他也感受到自身与韩国之间存在的因缘。

日本人之所以可爱又可恨,是有原因的。因为先期移民由于气候问题,一直没怎么进化,也就是说保持原有形式。最明显的就是身高。

图片 12

应该说人类的身高是越长越高的,这也符合强大生物进化史。所古代的日本人由于自身素质问题,显然恨自卑,但是他们有一个优点,就是有危机感,而且非常好学。于是他把眼光投向了当时文明的中国。

朝鲜史、日朝关系史研究的展开

先期他们只注意到了中国的文化技术。这些日本鬼子也聪明,直到人种进化第一步就是吃饱,睡好,玩好。于是把中的文化全都搬到了日本,并且加以创新,其中平假名就是他们的杰作。

《归化人》出版后的1969年,上田正昭与当时在日本文坛活动的朝鲜文学家金达寿、著名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等人一起创办了季刊杂志《日本中的朝鲜文化》。此外,他还将自己的研究时代和范围进一步扩大,于2001年出版了与辛基秀、仲尾宏共著的《朝鲜通信使及其时代》。

后来发现,由于是岛国,地方不大。且接几乎人人都是亲戚了,近亲结婚导致的结果就是白痴多,疯子多,变态多,他们那种武士道就是其中一种。

图片 13

图片 14

2010年在韩国首尔市国立中央博物馆召开的学术会议上,上田将自己关于日朝两国建国神话的研究成果公开发表。他提出日本建国神话“天孙降临”与朝鲜半岛的檀君建国神话非常相似,具有同源的可能性。与上田一同出席会议的京都产业大学教授井上满朗也支持了这一观点,并同时强调“日本的天孙降临神话与朝鲜系、中国系神话应是同一类别”。

所以,各大地主军阀就开始借种运动。这也是和春秋战国时期秦国民风来的。

关心人权问题

于是借种。

上田一生还致力于人种差别和被差别部落等群体人权问题的呼吁和研究,二战中的体验使他一直坚称“战争是对人权的最大侵害”。晚年的上田在1999年至2015年期间一直担任财团法人世界人权问题研究中心理事长。2015年11月29日,在京都府向日市召开了由京都府埋藏文化财调查研究中心举办的“和魂汉才——京都、东亚考古学”的公开讲演。

他们大约在唐朝时期就开始了这项活动,但是活动具体还是小范围,多是唐人出海贸易时经过日本,当地人就会把唐人请到家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晚上会把最美丽的女子献给唐人。如果其中哪个唐人男子长得特别英俊,或者智商特别高,又或者霸气十足,孔武有力者,会同时遇到好几个美女陪伴。呵呵,这便是我所说的日本可爱之处。

这次讲演也是上田正昭先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在以《古代东亚和京都盆地》为题的讲演中反复提到了东亚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并从文献史学的角度提及京都的前身平安京与中国古代都城洛阳和长安的渊源。

但是,唐朝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到了一千年前的宋朝时期,才成了疯狂地行为,据胡所有宋朝男人都会得到次殊荣。尤其在元朝统治中国后,宋朝人不堪受外族统治大多跑到了日本等东南亚,但是,到了东南亚的中国人受到的待遇明显不如日本,无论男女,到了日本,都会备受欢迎,他们恨不得全家都和你上床睡觉,目的只有一个,解决人种劣势。

图片 15

《清波杂志》记载:“倭国一舟飘泊在境上,一行凡三、二十人。妇女悉被发,遇中州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名‘度种’”。

最后他强调,“大和魂”一词虽然在近代因为种种原因变成了带有军国主义色彩的日本精神的代名词,但回归语源,紫式部在《源氏物语》中提到的“大和魂”一词,是为对应源自中国文化的“汉才”而生的。同时,他也寄语于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在寻找“大和魂”的时候不要忘记,正是因为历史上日本和亚洲诸国之间有着从未间断的交流,才有日本文化的今天。作为近几十年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历史学者,上田正昭先生多年来在促进东亚史研究发展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率先提出“东亚中的日本”这一新的历史课题。

这则记载说日本妇女来到宋代中国,遇到宋朝美男子就要而主动献身,目的是生下后代,来给日本改良人种。

1972年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后,他打破中日韩三国之间的沉默,积极邀请各国学者访日,对同年日本的考古大发现“高松塚古坟壁画”进行学术考察和交流。正是因为有他付出的这些努力,日本十余年后才得以创办亚洲史学会,让更多的学者参与到东亚史研究中来。如今上田先生仙逝,谨以此文敬祈冥福。XLW

宋人洪皓在《松漠纪闻》记载:“回鹘自唐末浸微,本朝盛时,有入居秦川为熟户者。女未嫁者先与汉人通,有生数子年近三十始能配其种类。媒妁来议者,父母则曰,吾女尝与某人某人昵,以多为胜,风俗皆然。今亦有目微深而髯不虬者,盖与汉儿通而生也。”

懂些历史的人都知道,日本与中国来往频繁时是在唐朝的时候。那时大唐盛世,唐朝在世界上可谓是首屈一指的强国,那时不排除有一些中国人在历史三大迁徙过程中远渡到日本。日本民族是中国人后裔问题,5张图告诉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