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保护的战略价值,如何挖掘农业文化遗产的当代价值

是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事业的认识前提,正确认识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的战略价值,而前不久召开的第五届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无锡论坛又将主题对准了文化景观遗产,文化景观遗产,都是我国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国农业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和重要价值

传统村落是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是民族文化的活态呈现,具有非常珍贵的建筑遗产价值。民族传统村落是民族文化生发的土壤、文化创新的源泉。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的民族传统村落,是三江源生态环境的有机组成部分,是独具特色的自然人文综合遗产。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的保护,要明确两个前提和四个战略价值,这是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事业的认识基础。正确认识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的战略价值,是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事业的认识前提。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不仅是三江源地区生态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也培育着三江源地区生态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保护力量和保护机制。

从工业遗产、乡土建筑遗产,到20世纪遗产、文化线路遗产,近年来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新概念、新理念层出不穷,而前不久召开的第五届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无锡论坛又将主题对准了文化景观遗产。

如何挖掘农业文化遗产的当代价值?

民族传统;传统村落;三江源地区;民族文化;保护;发展;生态环境;战略价值;地理环境;土壤

何为“文化景观遗产”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有着悠久的农耕历史和灿烂的农耕文化。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农耕文化是我国农业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不能丢,而且要不断发扬光大。发掘优秀农耕文化的当代价值、拓展农业多功能,不仅是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是推进乡村文化振兴的应有之义。中国农业文化遗产能为当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哪些智慧,如何保护和传承好这些宝贵财富?让我们听听两会代表委员怎么说。

传统村落是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是民族文化的活态呈现,具有非常珍贵的建筑遗产价值。民族传统村落是民族文化生发的土壤、文化创新的源泉。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的民族传统村落,是三江源生态环境的有机组成部分,是独具特色的自然人文综合遗产。

“对于中国而言,文化景观并非一个陌生的概念。”在清华大学教授吕舟看来,中国的风景名胜区就是一个文化景观的重要类型——古人寄情山水,把自然山水人文化,创造了文化景观的典型范例:三清山由于与道教文化的关系、九寨沟由于与藏族文化之间的关系显然符合文化景观的特征,而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苏州园林等也都具有文化景观的典型特征。

“农业文化遗产是一类以系统性、复合性、活态性为主要特征的特殊遗产,不仅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而且有重要的现实意义。”3月8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主题展展厅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闵庆文兴致勃勃地为参观展览的政协委员当起了“导游”。

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的保护,要明确两个前提和四个战略价值,这是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事业的认识基础。

据介绍,文化景观是指人类文化与自然环境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结果,是自然和人文因素的复合体;文化景观遗产是指在一定范围内的,那些反映了人类创造与自然天成相互结合而形成的文化财富,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审美价值、生态价值和产业价值。

无论是世界最早保护试点之一的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还是堪称“人间奇迹”的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抑或被誉为“世界旱作农业发源地”的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都是我国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说起这些,全程经历了我国农业文化遗产发掘和保护工作的闵庆文如数家珍。今年两会上,他利用各种机会奔走呼吁,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国农业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和重要价值。

首先,要明确两个前提,即正确认识差异、保护与发展辩证统一。

显然,具有美好环境的文化遗产并不等于文化景观,它更强调人与自然的互动。例如,人工开凿的古运河及其两岸历经千年积淀的极为丰富的文化遗产,记录了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变迁中的社会形态和市井生活,是具有再现历史作用的线性文化景观;云南红河南岸以哈尼族为代表的世居民族共同创造的稻作梯田景观,在遗产地历经千年的演化进程中所形成的以哈尼族为代表的遗产地各世居民族的历法、制度、宗教信仰、风俗、艺术、口传知识等强有力的文化传统,不仅促成了多元而和谐的以梯田文化为核心的遗产地世居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形成了坚韧、乐观、深沉的民族性格与情感,并且至今传承不断,成为维系稳定山地稻作农业这一生产生活方式的重要力量。“文化景观是‘天人合一’的人与自然辩证统一的集中体现——任何中国传统的、按照这一理念创造的城市、村落、建筑群、墓葬、礼制建筑、宗教建筑、生产生活设施……都含有文化景观的意义。”也许,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侯卫东极具“中国特色”的表述,让文化景观遗产这一概念更加容易理解。

农业文化遗产在脱贫攻坚中具有独特作用

正确认识差异。中国幅员辽阔,中华文化多元一体。在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人文历史背景下,形成了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在生态背景、文化背景、社会历史背景、社会经济背景以及对中国未来发展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使命等诸多方面,和内地传统村落都有差异。保护和发展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一定要明确其在保护理念、保护机制上与内地传统村落的差异。不能用一个办法或标准解决全部问题,而是要用一个原则和指导思想,有针对性地采取多元的、因地制宜的措施和方法。

应对挑战还应“以人为本”

对于很多人来说,农业文化遗产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概念,远没有自然遗产、文化遗产那样的知名度。闵庆文认为,这只是一个阶段性现象。“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通过了《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而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才提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概念,2015年才将其列为常规性工作。尽管我国2005年就成功推荐了第一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但2012年才开始进行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工作,截至目前才发布了4批91个保护项目。”闵庆文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农业文化遗产的巨大价值将会被世人广泛认同。

保护与发展辩证统一。民族地区的发展,是党和国家民族政策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体现。民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事业的核心是发展。只有发展了,才能让生活在民族传统村落中的人成为保护的主体力量。既不能为了保护而保护,也不能为了发展而破坏。保护发展三江源地区民族传统村落,是为了实现特殊生态背景下,三江源地区特殊社会单元可持续发展。

与其他类型遗产类似,因人类文明发展历史和大自然的造化而形成的文化景观遗产,同样受工业化、城市化以及自然灾害等的影响;但又与其他类型遗产不同,传统生产方式的变迁、生活方式的中断,尤其是人的离开,使各国文化景观遗产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被破坏和逐步消失的危险,中国的桃坪羌寨和菲律宾的伊富高梯田都出现过村落“空心”现象——因无人维护和传承致使建筑倒塌、技艺失传。“我们始终认为,人是文化景观构成中最为重要的因素,是文化景观遗产保护的灵魂。”生活在江南水乡的江苏省省委常委、中共无锡市市委书记杨卫泽对此深有感受:一座座独具特色的古村镇是最具传统农村风貌的典型文化景观,是反映江南水乡农村生活特有的文化景观和活的博物馆,而其中的“小桥、流水、人家”缺一不可。

目前,已经认定的91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涉及104个县,其中有40多个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些贫困地区多属于重要生态功能区,其生物物种、生态环境、农耕技术、民俗文化、田园景观、传统村落等,不仅是当下城市文明所稀缺的资源,也是贫困地区的后发优势和脱贫攻坚的资源基础。”闵庆文认为,通过开展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激活了这些潜在优势,通过“扶志”与“扶智”相结合,树立了贫困地区人们脱贫致富的信心,提高了他们自我发展的愿望,提升了他们摆脱贫困的能力。